第5章 刺客突襲,宋婕受傷

書名:重生后我成為了捕靈人  作者:亭曈 

本章字數:2454     更新時間:2020-02-28 09:57:00

“姐姐,有早飯嗎?”宋婕昨夜吃得少,一早就被餓起來了,只得厚著臉皮攔了個院里灑掃的丫鬟。其實放下靈魂捕頭的身份,宋婕也不過是個普通人家的小姐,雖然不太愛笑,但待人也還算和善。方家的教養極好,院里留用的人不太多,但個個都十分能干。那小丫鬟不一會就笑嘻嘻端了幾塊茶點來,說是讓宋婕先墊墊肚子,飯食已經安排上了。

宋婕突然想起了什么,攔著那個灑掃的丫鬟接著問:“姑娘,你可知你家少爺去世之前,可曾吃過飯食?”

“當然了,我家少爺是在婚宴后才……自然是用過飯的?!蹦枪媚锼剖窍肫鹆四莻€新婚之夜,深深嘆了口氣,“我家少夫……就那個罪婦,唉……看著文文弱弱,怎想竟下手如此狠毒?”

“當晚你們沒聽到爭吵?”宋婕把茶點捏在了手里,卻皺著眉頭思考,久久沒放進嘴里。那小丫鬟也思索一會兒,只是搖了搖頭,說那天喜慶,夫人特意給所有人都賞了酒,大家晚上都睡得死,竟沒人聽到響動。

“連呼救也沒聽到?”

那小丫鬟還是搖頭,宋婕只能謝過她,又麻煩她蒸了些糯米,拿個生雞蛋過來。

“早呀頭兒~”景鑠伸了個懶腰,聳著鼻子聞院子里的米香?!斑@么好!還給準備早點??!”

方家丫鬟送來的糯米飯已經放在院子里晾涼了,宋婕取了蛋白,細細的和糯米飯拌勻,團成了個小小的糯米團子。飯團剛成型就被剛起床的景鑠盯上了。景鑠也不客氣,拿起來就準備往嘴里塞。宋婕一巴掌給打掉了,景鑠咬了個空,一臉委屈。

“我洗手了!”景鑠跺著腳攤開手給宋婕看,宋婕只冷冷扔出一句:“給尸體用的?!眹樀盟职咽衷谝路鲜箘挪淞瞬?,恐怕沾了什么。

路過的小廝聽了,嚇得也是一個激靈,一路小跑就跑沒了影,不一會兒就聽見有小廝耳語,說是這宋神醫準備讓死去的少爺吃飯團子。宋婕也不解釋,伸開懶腰,懶懶的曬著太陽。假裝看不見這院子外面,來來回回的,總有人探頭探腦的試探。

景鑠還是一臉委屈巴巴,被陽夏拉著去了萬家周邊走訪。宋婕依然假裝看不見那些試探的腦袋,扭著脖子在方家院子里曬太陽。方家的床其實比客棧的舒服了許多,只是她又是一宿噩夢,睡得不太踏實。

“洞房花燭夜,新郎暴斃,新娘自殺。呵呵,倒是真像很多年前的自己呢?!倍嗌倌昵??其實宋婕自己也數不清楚了吧。

“雒子濯……你丫的碎片,到底在哪兒啊……”

宋婕一個人小聲的嘟囔,四周樹葉沙沙,卻聽不見回應。

宋婕曬夠了太陽,那些聽墻角的下人們也都沒了耐心。宋婕看人都散的差不多了,也捏著那個糯米團子去了停尸的小偏房。松歙看樣子已經在里面搗鼓了半天了,正拿著皂角水沖洗一根銀釵,那釵頭烏黑一片,顯然是試了毒的。

“好巧啊宋姑娘?”松歙揚手打了聲招呼,皂角水濺撒了一地,宋婕那張臉立馬又冷了下來。

要說這松歙,風流倜儻,手拿折扇,長得仿佛從畫兒上走下來的。又是一雙桃花眼,見人三分笑,惹得一院子的丫鬟紛紛面若桃紅,連撒的香粉都比平時貴了不少??善捂家豢匆娝蛣e扭,幾日相處,竟連句客氣話也未曾有過,更別說給過笑臉了。

松歙倒是脾氣好,也不見怪。他把銀拆放在一張白凈的手帕里遞給宋婕,解釋道:“我查了,這人肯定是中毒死的,但是至于是什么毒又是怎么中的,可還真是不好說了。不知宋姑娘有沒有什么主意?”

宋婕見他袖口沾染了水漬,手指也被皂角水泡出了褶子,緊鎖得柳葉眉終于微微松了松,但是語氣依舊是十分冷淡,還帶了三分的戲謔:“松神醫,您可是能起死回生的?!?

松歙憨憨地笑了一下,壓低聲音在宋婕耳邊嘀咕:“計謀!都是計謀!”松歙打開房門左右看了看,又往宋婕的耳朵前湊了湊,怕旁人聽見?!拔沂翘匾庥懞昧怂亦従?,鄰居引薦過來說讓我試試的。這方家礙于面子,總是不好推辭人家的一番好意的?!?

熱熱的風吹在宋婕耳朵上,還有松歙低沉的聲音摩挲著耳朵。宋婕就覺得像是有羽毛輕騷在她心尖尖上,癢得她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松歙愣了一下,太陽剛剛升起來,陽關懶洋洋地探進房間,被窗欞柔成了溫暖的金色,鍍在了宋婕紅潤的臉蛋上。松歙也低頭粲然一笑,眉眼間帶了幾分溫柔,喃喃自語:“吶,還是笑起來好看嘛?!?

“滾!”宋婕臉還紅著,但是神色已經冷了下來,換回了之前的愛答不理。她背過身去,把糯米團子扔給松歙,語氣和僵直的背一樣生硬,“把這塞進尸體的咽喉,然后封住身上所有氣孔?!?

“???”松歙沒反應過來,還在原地發愣。

“你把我陽夏松歙全支走了,你準備讓我去封住他……所有氣道?”宋婕狠狠加重了“所有氣道”四個字。松歙突然反應過來,趕忙拍著腦門把宋婕請了出去。所有氣道,可不止是口鼻這么簡單,的確不適合讓人家姑娘動手。

宋婕剛一出門,便是目光一沉。她猛地向右閃身,只覺一陣冷風閃過,一尾冷箭擦著她的脖子釘在了木門上,尾羽還在“嗡嗡”的打著顫。宋婕不敢輕敵,她雖是靈魂捕頭,能活幾百上千年,但也和凡人無異,逃不脫生死。她把背抵在門上,一邊輕叩了幾下提醒松歙,一邊瞇著眼睛細細掃查。只見得院子對面樹梢一閃,又是一道破空聲撲面而來。

宋婕冷哼一聲,摸出腰間的窄劍打橫掃了出去,一道藍光閃過,那飛過來的箭立時失了準頭斜斜掉在地上。斷了的箭管里卻是“突”的騰起一陣白煙。宋婕腳步沒停,提起氣直奔樹梢而去,但是腳步卻是一陣虛浮,踉蹌了幾步便使不上力氣,只能立在原地。

顯然,煙中有毒。

宋婕心中暗道不好,想轉身折回偏房,腳上一分力氣也沒有,眼前白的黑的糊成一片。倒是身后木門吱呀一響,松歙捏了折扇出來,攔腰將她扶住。宋婕還沒來得及喘息,便覺得她被帶的猛地向后退去。再看清時,只見一羽箭,已經奪命似的追向了他們的面門,“嘶嘶”的風聲逼得宋婕閉了眼。

“叮!”

松歙轉身擋在了她面前,那只本應拿折扇手接了她湛藍的窄劍,一劍斬去,和箭頭叮的撞在了一起。箭身未損,但那羽箭已經完完整整被斜釘在了地上。

“唐突了!借姑娘寶劍一用?!?

松歙扶著宋婕靠墻站好,雙手捧劍,深鞠一躬。然后轉身,向著箭射來的方向欺身而上。

宋婕眼前發暈,只覺得松歙的衣角在眼前開了花。她昏昏沉沉使不上力氣,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順著墻滑了下去。隱約間聽見松歙好像嘆了一聲,然后宋婕的腰間又被誰穩穩的扶住了,帶著似曾相識的溫暖。

就是有一股,說不出來的,尸體的腥臭味。

好吧,聞久了,其實還有點松木的香。

作者留言
    沒人看啊沒人看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哪一家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可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