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夫婦恩怨,茶山遇險

書名:重生后我成為了捕靈人  作者:亭曈 

本章字數:2215     更新時間:2020-03-06 10:24:07

“泉兒!明天你去城北是吧?幫我把這點茶葉也賣了吧。也沒多少,我就不跑了?!?

“那王大哥,你準備多少錢一斤賣?我給您帶過去?”

“咳!你不是能賣的多點嗎,大哥可是把好茶葉挑出來找你賣個好價的,你給上上心!”

張泉又背了兩筐茶葉回來,不知道怎么跟他媳婦解釋。昨夜應了趙大哥兩筐媳婦已經和他吵了一架,如今……

更何況他看得出來,這是最次的茶葉,根本不可能賣個好價。

“哼,就買了兩回好價錢,一個兩個都拿你當驢使!你還真巴巴的就讓人家騎!”一個女人擰著張泉的耳朵在院子里叫罵。張泉捂著耳朵不敢說話,只能小聲的央求她:“小點聲兒,小點聲兒!”

那媳婦又怎是善茬,跳著腳罵得更歡。

“張泉我告訴你!你以為掙了兩個臭錢你腰桿子就硬挺了?你真以為你炒的茶香所以賣得貴了?我還告訴你!你這茶香是我們娘家送上來的茉莉花好!我們祖上那是給宮里送茶的,打了仗才逃到你們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便宜了你這只癩蛤??!你以為你那點手藝拿得出去?還不是我娘家打點了城北的茶行,人家看著我娘家的面子多賞給你幾塊錢罷了!別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!”

村里的悍婦一不缺嗓子,二不缺看熱鬧的時間。張泉媳婦剛往院子里一站,周圍有人揣著瓜子在門口晃。他媳婦一看來了人,更撒起潑來,在院子里上演了好一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手段。

張泉是個老實人,眼巴巴瞅著,臉憋得通紅,才憋出了“別鬧了!”三個字,絲毫起不了作用。

“村子人還說你外面傍了有錢的女的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!你那個慫樣子誰看得上!”

門外面一陣哈哈笑,張泉媳婦更來了架勢,松了他的耳朵,很解氣似的叉腰接著罵:“你這一走一個月出去快活,出去逍遙,兜里揣著銀子人家自然不會虧了你!你管過你媳婦嗎?你媳婦都讓人的唾沫星子淹死了你知道嗎?人家說你外面喝花酒、傍姑娘,你又聽那個嘴碎的說過我一個不字?張泉,你真是好良心??!”

第二天天還未亮,張泉就套了馬車拉走了所有的茶葉。村里人看不出反常,但是他媳婦的枕頭邊上,卻多了好幾兩的銀子。

可是張泉這一走,卻是兩個月沒見回來。

宋婕聽她這般言語,知道又是個誤會。輕輕拍了她的背,自己也悄悄松了口氣。

張泉的媳婦哭訴過了,也漸漸的冷靜下來,這才想起來打量二人,怯生生問宋婕:“你們……你們是什么人?可是見過我家男人?”

宋婕一驚,還沒說話,松歙卻淡淡答道:“一面之緣。我倆是看你家茶好,特意尋來的?!?

那女人笑笑,沒再說話。

松歙從黑影里走了出來,也在桌子邊坐下。他想拿茶壺再續杯茶,宋婕卻看見他的手,微微的抖著。

宋婕不動聲色的接了茶壺給他續上,松歙像是可急了似的一飲而盡,放了杯子才感激的看了看宋婕。借著燭光宋婕見 他臉色煞白,顯然剛剛又是用了探靈。

“兩位一看就是城里人,可能不知道,這村子里最可怕的就是女人的一張嘴。說的人多了,假的也就成了真的了?!彼г沟挠謬@了口氣,手指調弄這燭光?!斑@村子里人都說他外面有了女人,一傳十十傳百,說什么的都有,甚至還有人說他外面連孩子都有了。你不知道,他們那張嘴是會吃人的,在他們眼里,我就是個不能生養的潑婦,逼走了自己的丈夫?!彼嘈σ宦?,也飲了杯茶。

“有時候我也想,他倒不如真死了,也好過我,在這受著這些閑話?!?

宋婕后背發涼,她越發的看不透,那張泉是個老實人,兩人也無冤無仇,一個床上睡了這些許年。聽她所言,張泉帶她不薄,難不成她還真會因為這些流言蜚語,殺了自己的丈夫?

“誰?”窗戶上突然印了個黑影,倏地一閃就沒了影。松歙和宋婕對視一眼,心領神會。

不是活人!

宋婕想都沒細想,翻身追了出去,誰料到那黑影動作極其迅猛,腦子竟也不笨,向著村外樹林迅速移動。這平陽開闊,接著月光還能隱約看得見,若這黑影進了樹林,避了月光,那可真是無處可尋。

松歙剛用力靈力探靈,宋婕本不想讓他出來,卻不想松歙竟繞了個彎堵在了黑影前面。那黑影也不是善茬,轉瞬只見竟然也伸出一道黑劍,沖著松歙刺了過去。

只見松歙折扇在手,合起來權當做劍,凌空一擋,那黑影被震的晃出了虛影。

宋婕怕松歙不敵,運起靈力趕了過去,好在她湛藍的寶劍隨身帶著,如今藍光一閃,只聽她一聲嬌喝,劍芒已經刺到了黑影。怎想黑影突然回身,宋婕沒來得及反應,腰上只覺得一涼。

“宋婕!”松歙急吼,扇尖靈力斗長,一劍刺進了黑影的肩膀。

那黑影仿佛不知痛癢,硬生生握住靈力所化的劍鋒,一寸一寸將它從身體里拔了出來。松歙宋婕二人暗道不好,這死靈怕已經是變成了惡靈。

松歙不敢再手軟,收回劍鋒。劍招徒然凌冽,只是依然避著那些能讓惡靈死靈魂飛魄散的要害。宋婕看得心急,拎劍助他。

宋婕原本就是個生在武學世家的小姐,雖然之前偷懶,練武不精,但底子早已經打下了。只見她一招一式看似無奇,卻很是沉穩,劍劍繞著死穴刺去,沒有一絲的花哨。

那惡靈被逼的緊了,周圍黑霧流轉似的轉動,他痛苦地嘶吼一聲,身體突然暴漲,一時間宋婕刺去的那些劍都失了準頭,戳在黑霧里軟綿綿的,像是在戳一團染了色的棉花,使不上力氣。

“壞了!這惡靈已經失了神志!你別再激怒他了!”松歙本就剛動了靈力,還沒回復完全,這時候說話間還在微微的喘息。

激怒?宋婕聽了來氣,他松歙倒是武功好,關鍵時刻屁用不頂,一劍一劍跟鬧著玩似的,她來擊殺反而說她激怒?

宋婕賭氣退了回來,本想和松歙吵幾句,卻不料松歙臉色一白,一口血噴了出來。

惡靈最聞不得血腥,一時間,黑霧瘋狂的卷動,仿佛惡靈本身化成了一個黑色的旋風,朝著松歙就刮了過去。松歙手里折扇握緊,慢慢提至臉側,死定這惡靈,眼神卻依然猶豫,絲毫沒有能殺死惡靈的兇光。

恐怕殺雞的都比他要兇。?
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哪一家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可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