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宋婕受傷,露宿荒野

書名:重生后我成為了捕靈人  作者:亭曈 

本章字數:2124     更新時間:2020-03-06 10:28:21

宋婕眼看黑影越來越近,松歙卻依然猶豫不決,一咬牙,轉身沖了過去。

藍色的短劍抵在眼前,她已經用上了十成十的靈力。但是黑影,似乎只是被撓了個癢癢,只停了一下,就繼續向松歙卷了過來。宋婕臉上已經被黑霧掃出了細小的傷口,火辣辣的。她抬起左手在傷口抹了一下,帶血的手指一縷縷劃過藍色的窄劍,那劍似是有靈性,沾了血后藍光一亮。

“哼,姑奶奶我收了這么多惡靈,今日就送你一程!”

她雙手握劍,一劍刺入了黑煙,只是去勢已定,抽回劍身是不可能的了,她連人帶劍一同沒入了黑霧。

“宋婕!”松歙又是一吼,只是聲音早就不是之前溫潤的樣子。仿若鬼剎修羅,每一字都帶著地下千年不化的寒冰,聽得人膽顫心驚。

松歙也不知自己怎么了,只覺得眼前一黑,沒了意識。再回過神來,那惡靈黑影早就沒了蹤跡,宋婕則被他抱在懷里,渾身是血。

“你……是不是傻?我能對付的了的?!彼嘈σ宦?,抱著宋婕想先回村子里。怎想一步還沒邁出去,只覺得膝蓋一軟,渾身筋脈像斷了一樣的疼。

“嘿,這回,咱倆都回不去了,委屈你陪著我,這躺一宿吧?!?

松歙脫了外套,細細把宋婕裹了個嚴實,自己才一骨碌躺倒,沒了力氣。

人間四月芳菲盡,山寺桃花始盛開。

這四月的山頂,還真是有些冷啊。

不過好在,草還算軟,星星也亮得比城里好看。

春山煙欲收,天淡星稀小。

太陽照到松歙身上的時候松歙還蜷的像個球,他狠狠打了兩個噴嚏,才看見宋婕早就醒了,睜著眼睛,挺得筆直,還保持著昨夜剛睡下的姿勢。

“早呀?!彼伸ù蛄寺曊泻?,一骨碌爬了起來。宋婕沒出聲,還躺在原地一動沒動。

“怎么了?還不舒服?”松歙扭了扭腰,跪下來摸了摸宋婕的腦門。這一宿他睡得著實別扭,腰酸背痛,哪兒都不自在。

“也沒發燒啊……”松歙自言自語的嘟囔。

“滾!”宋婕面無表情罵了一句,松歙倒是來了興致,盤腿坐在地上和她斗嘴玩。

“你是想發芽嗎?躺在這一動不動的是想讓我幫你蓋點土再澆點水嗎?用施肥嗎?”

宋婕依然不理他,甚至還皺著眉頭閉上了眼睛。松歙有些慌,昨天也沒仔細檢查宋婕的傷,怕不是傷的太重了。

他還猶豫著該怎么檢查一下傷口,宋婕卻淡淡地問他:“死靈呢?”

“嗯?哦,沒追上,跑了?!彼伸ㄒ幌伦記]反應過來,這家伙原來還想著死靈的事?

“那……你到底是誰?”宋婕的聲音聽起來冷冷淡淡,但松歙總覺得藏著什么他也不太明白的情感。

“我是松歙呀。宋婕你這是,傻了?那死靈的靈力不會是有毒的吧?給你毒傻了?”

“唉……”宋婕嘆了口氣,轉動脖子,認真的盯著松歙的眼睛。松歙一臉不解,越來越慌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宋婕深深嘆了一口氣,又用力的閉了一下眼睛。只聽她氣沉丹田,低低的怒吼一聲:“那你特么能給我解開么,捆了我一宿,半夜還特么往我這擠,松歙你還是不是個人!我胳臂腿全麻了!”

松歙臉一紅,昨夜太冷,他好像迷迷糊糊的,不自覺的,往暖和的地方靠了靠。軟軟的,還挺舒服的……

兩個人昨夜睡得都不太好,宋婕更是郁悶,被當成木乃伊似的捆了整整一宿,以至于今天哪兒都是麻的。她連話都不想說,只想打松歙一頓活動活動筋骨。

松歙知道自己是惹了事了,也學會了夾著尾巴做人,少說話,多做事??此捂蓟顒拥牟畈欢嗔司痛盗寺暱谏?,叫來了鉆了一夜小樹林的兩匹馬,自己牽了一匹,悶聲去村子里借了一套衣服,又打了些小溪里的清水回來。宋婕清理身上血污的功夫,他干脆又溜達回村子,打包了一分早點回來。

宋婕瞪了一眼松歙,這人雖然討厭了點,但是早點還是好吃的。

兩人換好了干凈的衣服,吃過了早餐,也騎上馬,回村去找張泉媳婦。昨天在張泉家說了一半兩個人就都跑了,無論如何也該回去解釋一下的。怎知道還沒到張家,就聽見昨天路上碰見的兩個村婦罵罵咧咧,說張泉媳婦不地道,說好的耍葉子戲,也沒知會一聲就不知道去了哪了。

兩人對視一眼,覺得事情不太對。

那院子還是昨夜的樣子,沒有打斗的痕跡,也沒有破壞,甚至連昨夜松歙宋婕的茶杯都還放在原位,只是杯子里的茶,早就涼透了。

兩個人都沒說話,別人看不出來,但他倆知道,張泉媳婦,怕是回不來了。

“先回去吧。景鑠和陽夏應該也等了一宿了?!彼捂颊f得很冷淡,仿佛她全然不在乎張泉媳婦的死活。

松歙還在仔細查著屋內的細節,聽見宋婕的話微微楞了一下,轉瞬間就繃起了臉。他完全沒想到宋婕能這么說。

他也冷著聲音問宋婕:“你不準備查她去哪兒了?”

“我查的是死人的事?!彼捂蓟卮鸬睦硭鶓?。

“活人不管你管死人?宋婕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!”松歙壓低了聲音,微微帶了幾分火氣,甚至連目光都變得似乎不認識宋婕似的。他開門出了屋子,把房門摔得震天響。

宋婕冷哼一聲,她最瞧不起這樣自以為能解救蒼生的人,他以為他是誰?

“那你查到線索了嗎?”宋婕倚在房門口問他,聲音懶懶的,還帶了幾分嘲諷。

“沒有就不查了?” 松歙吼了一嗓子,卻沒回頭,那背影看起來多了幾分孤傲,讓宋婕想起第一次見他那晚,崖邊古松一樣的松歙。

宋婕沒想著他能發這么大的火,被他吼得也上了些脾氣。她深吸幾口氣,盡量冷著聲音,不帶任何情緒地冷哼一聲:“哼……你真當你能救得回她?”

宋婕也不等回答,出院騎了自己的那匹棕紅的馬,回身看著松歙還在院子里固執。他才是個傻子吧,要能讓他查出線索,昨夜又怎會有那一場調虎離山的鬧劇。

“你要查便查,我不奉陪?!彼捂假€氣驅馬而去,留下松歙在院子里捏著那把梅鹿骨的挑燈方折扇。
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哪一家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可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