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松歙往事 宋婕蘇醒

書名:重生后我成為了捕靈人  作者:亭曈 

本章字數:2479     更新時間:2020-03-07 15:38:39

1403蜷在黑暗里,緊盯著附近的一舉一動,順便尋找著下一個藏身的角落。他總要及時的逃走,一旦有人靠近就難免要打一架。他不想打架,他的腿現在還在疼,上次有個小胖子發現了他,兩個人打了很久。1403一邊跟小胖子打架還得一邊跟自己心里的聲音打,免得一不小心就把小胖子殺了。最終1403卻被那個小胖子硬生生打斷了左腿,至今都沒長好呢。

其實他不是打不過,他研究過,殺人最簡單了,只要舍得受傷總能殺了對手的,如果有心里那個聲音的殺伐果斷那就更簡單了。不殺人才難,那些人都難纏的很,想要不殺了他們而溜走,得一擊得勝,還得找準能他動不了也死不了的位置。

尤其一群人一起過來的時候最是麻煩,比如現在。

身上編號1706的小個子發現了他,他叫了身邊四五個大個子,沖著1403努了努嘴。那幾個人都廝殺累了,正是想找機會喘口氣,見1403瘦小一個人,幾個人晃著膀子就圍了過來。1403努力把自己抱得緊一點,好像抱緊了他們就看不見自己一樣。

顯然他失敗了,編號0125的大個子笑得格外猙獰。

“我幫你??!”1403心里的那個聲音打了哈氣,懶懶散散的問他。

“閉嘴!”他在心里回他,盡量顯得兇一些。

“喂!小雞崽子,你是怎么活到現在的?”那幾個人獰笑著,1403一動不動,低頭死盯著腳尖的一寸血污。

“問你話呢!聾子??!”1706踹了他一腳,1403身子一歪,手硌在了不知道誰的尸骨上,戳了個血洞。

“哎!別這么粗魯?!庇袀€皮膚很白的攔住了1706,他的編號已經被血糊成了一團看不清楚,但是人卻看起來和善了許多。他蹲下來撩開1403黏糊糊的頭發,仔細看了看,然后招呼其他人也蹲了下來。

“你們看你們看,長得可俊吶嘿,這回知道他怎么活下來的了!”那小白臉聲音尖而細,又故意捏著嗓子,只覺得刺耳。

“嘿嘿,哥兒幾個,找點樂子,撒撒火氣??!”

“喲,沒仔細看,還真他媽的秀氣,少見??!”

“1706你眼光不錯??!”

那幾個人言語輕浮,笑得都格外浪蕩,甚至1403還聽見有人在吸口水的聲音,他偷偷摸向了屁股底下的長劍,坐了好幾天了,都嵌進血污里了。

“摸什么摸!”個子最大那個的往他肩上推了一把,1403重心不穩向后面倒去,那個大個子順勢撲了上來,其他幾個人浪笑著,說讓大哥先來。

劍太大了,掏不出來。

“我來吧,小意思的?!毙睦锬锹曇艚铏C叫囂。

“我,不,用,你!”

1403看準了對方的心臟。右手握拳,牟足了力氣砸了一拳,他甚至覺得自己的手掌鉆心一疼,怕是折了。

“我去你大爺的!敬酒不吃是不是!”那個人罵著,這一拳顯然沒起作用,1403力氣還是小了點,竟然沒把他捶暈,早知道應該用上靈力的。

如今先機已失,那幾個人已經叫罵著圍了過來。1403心里那個聲音冷笑了一聲,已經是摩拳擦掌蠢蠢欲動。

“等等!”大個子揮了揮手,那幾個人又停住了,心里的那個聲音也愣了一會,看戲似的等著下文。

“我就喜歡這烈的!”大個子壞笑一聲,伸手去扯1403的衣服,1403只是稍稍一慌就明白了,他拼命的撲騰,奈何個子太小,又餓了幾天,早就沒剩什么力氣。

“啪!”大個子被他撲騰煩了,甩了個巴掌,接下來1403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他只覺得身體不受自己控制,心底的聲音也突然消失了。

暗無天日的三生之外,試煉場里血光一片。那是試煉場第一次驚動了孟婆,又是有史以來唯一一次。

孟婆趕到的時候直覺腥氣撲鼻,比自己的宮殿更甚。

那個編號1403的少年拄著巨大的銅劍,站在昏天黑地之間,仿若修羅。

他滿身血污,只靠著銅劍勉強立在試煉場中間。他左臂已經斷了,甚至反折著,只能無力的下垂。衣服基本碎了,透出身上一道道的傷,胸口那一刀,甚至深可見骨。

試煉場里一片寂靜,只有他一個人的喘息。

他背后,是600余具尸體,碎成的一地爛泥。

孟婆親自接他回去的,所以只有孟婆知道,那時候他其實已經暈了過去,只是把自己掛在了劍上,勉勵撐著。

也只有孟婆知道,他的傷剛好了一點他便絕食了好幾天,企圖餓死自己。

只有孟婆知道他為什么沒死,也只有孟婆知道那幾日他拼命的洗澡,拼命地搓洗自己,搓的皮都爛了。

后來,孟婆給他取了名字,叫松歙。

孟婆問他愿不愿意替她做事,他說他想渡化世人。

于是有了三生之外最厲害的渡靈人,松歙。

松歙身上還沾著血,讓他很難受,這是宋婕的血。

宋婕還在里面,不知道怎樣。

“應該……死不了吧?!彼伸ㄗ约合?,“她連活人都不管,不是說惡人多長命嗎?”

松歙搓了搓手指,上面的血漬已經干了,搓不掉。他把自己抱得緊緊的,就像是很久以前,他在試煉場的時候。

孟婆的房門推開了,她倚著門框抱著肩膀,審視著松歙。孟婆還是喜歡那個殺伐果斷的松歙,或者說披著松歙的皮的另一個家伙,那才帥氣?,F在這個松歙慫的像只受了欺負的落湯雞。

孟婆扱著鞋,用腳尖踢了踢他。這么個小白臉蹲他門口,實在是太丟臉了。

“她醒了?”松歙問,聲音啞得幾乎聽不見。

“沒呢,哪兒這么快,但是死不了,放心?!泵掀爬死?,側過身,給松歙讓開門口,放他進去。

宋婕還在床上躺著,壓了床杯子,松歙看不見傷口,但見她雖然臉色還白著,但呼氣平穩,應是已無大礙。

孟婆似乎沒有骨頭,總要靠著點什么,現在倚在床邊的立柜邊上,依舊是一副懶懶散散的樣子。

“你倆到還真像,身上新傷疊舊疤,沒塊皮是完整的,到時候扒都不好扒?!泵掀疟г怪?,就好像說新買的橘子不好剝皮一樣隨意。

松歙沒有反應,仿佛聽不見一樣,孟婆只覺得沒勁,換著法的撩撥松歙。

她用胯骨頂了頂他,把胳膊搭在松歙肩上,聲音也酥了幾分,問他:“哎~我替你救了她,你怎么謝我??!”

松歙突然挪了挪位置,孟婆閑險些摔了,瞪著眼睛看他。松歙卻是眼觀鼻,鼻觀口,規規矩矩一禮,答道:“松歙謝過孟婆,若有一日孟婆用的到,赴湯蹈火松歙義不容辭?!?

孟婆捂著嘴笑了笑,千嬌百媚。她就著宋婕躺的床邊坐下,一雙玉腿一伸疊在了一起,問松歙:“那你說,我可用得著你什么呀?”

“孟婆若用不到松歙不如放松歙回去,下面無臉案怕是又多了吧?!彼伸üЧЬ淳?,眼皮低垂。

孟婆也終于沒了興致,一甩衣袖,轟著二人快走。松歙問問抱起宋婕,借著孟婆的袖風出了三生之外。

“她連活著的人都不在意,我又何必在意她死活?!彼伸ɑ貋淼穆飞弦恢痹谙?,卻也一直沒想明白。

?
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哪一家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可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