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探靈遇險,松歙昏迷

書名:重生后我成為了捕靈人  作者:亭曈 

本章字數:2319     更新時間:2020-03-09 14:10:36

無助,絕望,痛苦每一種情緒都像一塊塊大石頭壓在他胸口,壓得他喘不過氣來。他只覺得動一動都渾身疼得厲害,正準備運轉靈力收回探靈,眼角卻是一閃。有一道影子飛速的閃過。

影子?這可是探靈的空間,怎么會出現影子?

松歙深吸一口氣,集中精力,只覺得黑暗里有一道目光,緊緊鎖在他身上,就像是黑夜里伏在荒草之中的野獸,眼睛里散著幽幽的綠光。

“松頭兒?松頭兒?”

景鑠的小身板扛不住松歙,松歙掙扎著從探靈里退出來的時候,只覺得自己一邊靠著景鑠,另一邊隱隱約約也有人撐著,可是睜開眼,只有景鑠一個人歪歪斜斜的架著,宋婕在旁邊瞪了他一眼。

松歙撇了撇嘴,拍了拍景鑠的肩,示意他自己沒事了。景鑠又看了他兩眼,才不放心的又回了茅草屋里找線索,走之前還沖著宋婕努了努嘴,示意宋婕多注意一下松歙。

宋婕回頭看了眼松歙,那家伙目光少見的凜冽了起來,眉間微皺,警惕的巡視著四方。

四周除了樹梢微動,還有知了叫個不停,一片清靜。

“松歙?”宋婕疑惑的叫他,松歙眉間微微打散,目光逐漸柔和。

宋婕粉白的上襦外面套了件紗質的草朱紅褙子,衣角蹭了些許的白灰,不太明顯。額前的發也有些散了,她隨手捋了捋,袖子上的灰蹭了一臉。

“怎么了?”宋婕問他。

“沒事?!彼Φ迷频L輕,拿出自己的帕子,本想替她擦擦,手到了她臉前卻又停住了。

“擦擦吧,灰都蹭臉上了?!?

兩個人并肩進了茅草屋,松歙伸手擋了擋斜在半空的房梁,以防宋婕撞了頭。

“頭兒!哎呦!”

景鑠正蹲在地上研究什么東西,見兩人進來急急的站起來,結果正好撞上一根傾倒的柱子。抬眼,正看見松歙擋在半空的手,一時間只覺得腦袋更疼了。

“頭兒,這石頭是個什么玩意,怎么在屋子里?”他哭喪著臉,指著地上那塊灰黑色的石頭。

那石頭四四方方的,看著頗有些重量,怎么看也不像應該出現在房子中間的。宋婕抬了抬頭,這個地方的房頂雖被燒得已經黑了,塌了半邊,但是并沒有大洞,石頭不可能從上面掉下來。地上雖偶有幾個仵作留下來的腳印,但是都極為規整,很小心的避開了地上散落的物品,應該也不是被人無意間踢踩進來的。

松歙伸手比了比,一個成人手掌的寬度,剛剛拿的起來。掂了掂,有些沉手,但是當個兇器,勉強能用。

探靈的時候,死者額頭那個凹陷的傷痕……不出意外,兇器就是這塊石頭了。

“聰明啊景鑠!兇器被你找到了!”松歙沖景鑠抬了抬眉毛,以示鼓勵,又把石頭沿著地上的痕跡放回了原位。他在屋里溜達了一圈,簡單的四處看了看,又笑著問景鑠:“那你猜猜吧,這石頭原本干嘛用的?”

宋婕看景鑠為難,也蹲下看了看。這款石頭比都城常見的石頭稍現光滑,應該不是室外環境下隨機出現的。石頭一側沾土較多,另一側則極為光滑,像是應該常年置于地上的某個角落。宋婕也四處轉了轉,心里也有了數,便默不作聲的等著景鑠自己發現答案。

景鑠定盯了石頭半天,還是一頭霧水,只能可憐兮兮的抬頭看著松歙。松歙正拿著折扇扇風,見景鑠討饒,只好笑著合了扇子,指了指門檻的位置。

門是木頭的,老化成一條條豎向的木紋,似乎是很久沒修了,輕輕一碰就吱呀呀的晃悠。門檻看紋路材質和門是差不多的,但是在靠近門的最里側,能看到門的下方和門檻都已經被磨損的變了形。

景鑠拎著石頭卡在門底下,嚴絲合縫,補齊了磨損的凹痕。

這塊石頭原本就是放在這里的擋門石。

松歙見景鑠已經明白了他的用意,也不說話,自己開了那壇彭蓮兒送的烈酒,一時間茅草屋里酒香四溢。

宋婕眉頭跳了跳,景鑠則已經聳著鼻子撲了過去嘮叨。

“松頭兒,還喝???明天再喝吧,今天差不多了,您這酒不是剛醒嗎?”

松歙皺了皺眉,拍掉了景鑠捂在酒壇子上的小爪子,拎著酒壇子出了茅草屋。

一壇子烈酒,盡數灑在了那塊被竹簽圍起來的人形土地上。宋婕和景鑠跟了出來,卻見他拍了拍手,又拿出了那柄梅鹿骨的折扇,靈聚扇尖,一襲淺色的衣衫無風自動。

“又得勞煩宋姑娘護我周全了?!彼⑽⑿α艘幌?,眼神卻已經明顯沒有落到宋婕身上了。

一日連著兩次探靈,其實松歙自己心里也沒數,況且還有那雙黑暗中的眼睛,他總覺得不太踏實。他這次特意留了幾分清明,畢竟外面的宋婕和景鑠,對那雙黑暗中的眼睛,一無所知。

探靈這次有了目的,直奔主題。他還沒有緩過來就覺得胸口被沉沉一擊,那人力道很大,是個很健碩的成年男子。

不過,不是挨打。松歙的手也感覺到了疼痛,他在反擊。手半握成拳,一下下擊打在那人身上,發出沉悶的聲響,那人回擊很少,只是在本能的躲避那些砸在身上的拳頭。

松歙能感覺得自己——也就是那具燒焦的尸體,并不太會打人,拳法雜亂,手握得也不夠完全。

果然,沒過一會兒,松歙的掌心傳來一陣鉆心的痛,掌骨折了。

再然后,額頭的痛再次襲來,眼前一黑。那種刻骨銘心的窒息和灼燒的感覺,松歙明明已經體會過一次,可這一次,他依舊是痛到控制不住自己的痙攣。

他努力用手指摳向地面,一寸寸的帶動自己的身體爬向火場外面。但是火已經流淌的遍地都是。他甚至每伸出一次手都能感覺到火在一寸寸啃食著自己的皮膚。

指甲斷在了土里,已經不覺得疼了。

肢體在不受控的痙攣,胸口開始漸漸停止起伏。

有雙腳攆過他已經在燃燒的手,火光里,那人蹲在了他的臉前。

刀劃過下巴、鬢角、額頭,燃燒的身體內只能感覺到刀尖劃過的冰涼。

“嘶!”

一張臉皮被扯了下來,還有根火柴,就落在了臉頰靠上,眼睛的位置。

整個人都在燃燒,包括,那張血淋淋的臉。

松歙已經沒了掙扎的力氣。他知道,這是那具焦尸最后的故事,并不是他的。他還有最后一分的理智告訴他,要呼吸。

可是他怎么也醒不過來,那雙綠色的眼睛又出現了,這次就在他面前,不到一寸的距離。

明明這么近,卻是夢魘一樣的鬼魅,死死盯著他。除了那雙眼睛,他什么也看不到,只有漆黑一片。

眼前逐漸模糊,那雙碧綠的眼睛看得他一陣恍惚,身體在不受控制的痙攣,他逐漸蜷起身子,就像,那具焦尸死去時的形態……
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哪一家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可靠